这个地方这样就很想杀了所有人……

小区被封十几天了,昨天半夜一点多,一个男的很嘹亮地在楼下骂街。问候并不存在的别人的家人,主要就是经典国骂颠来倒去。然后此起彼伏好几声来劝的、来骂的,吵吵嚷嚷半个小时。

他骂的全是cnm的衍生产品,实在是很没趣味,让人忍不住幻想会不会有把刀直接从楼上扔下来刺进他的心脏。幻想着这个场景,在他单调的骂声和幻想的鲜血淋漓的陪伴下,我睡着了。

其实我也想骂人,不知道骂谁,也想把他杀了把他和空气混在一起。早上起来,社区群里说,这种事可能未来还会有。

我问我妈昨晚有没有打起来,她说没有,最后那男的就回去了,大家都在楼上围观或者嘲讽。

早上喇叭又开始催人核酸,于是昨天晚上他心脏上插着一把刀的场景又慢慢在我眼中浮现。

还会有期待吗……期待什么呢……

我好像就在等一个一切崩塌的瞬间,好
能彻底地抛弃一切光着脚不戴口罩在街上跑然后被消毒水喷死。

喜欢看人吃生食,一个韩国姑娘吃牛脊髓的视频我颠来倒去看了好多遍,还有吃生虾生贝壳类的,声音总是听着新鲜又生脆。但也可能我只是想找点不一样的。

拿喇叭催人核酸真的很……倒退和暴力,虽然这几年一直都是武断和群体暴力大行其道。

的确逃不出去,所以看一切都有种虚无的感觉。准确地说是在20年大年二十九还是三十总之是除夕夜,和我妈因为武汉那些人看不上病死在家里然后春晚歌舞升平吵架之后,我觉得我就是个晦气的人。

现在没这种感觉了,我觉得晦气的是一切的一切。

倒希望能有些看得到尽头的东西。高考完我也没卖书也没撕书,不知道堆在哪被家里人卖掉了,虽然没有一个准确的节点代表“放下”和“抛弃”,但的确前后是两种不同的姿态和心态。

然后发现只是踏入另一个深渊,而且好像也没人骗我说这一切都有尽头,人就很难不去幻想到底尽头在哪。楚门的船扎破幕布的时候我的心也随之猛跳了一拍,我也很想要这个隔开混沌的行为在我的生活中出现,但现在除了死亡这件事,我还找不到其他的解释。

当年还是很爱过琅琊榜的,现在就渐渐不那么感兴趣了……不是一些人诟病的权谋幼稚、主角光环太重这种务实的理由。主要是浓重得化不开的庞大情感基调让我没那么感冒。

为千千万万忠臣能士洗刷冤屈,这个复仇理由包含了对很多人的关怀,于是把我投射到近代去了。因为它原本是个架空的,因此我觉得它应该轻盈一些。

主角们的情感都建立在那桩旧事上,一切回忆都是由此生发,那些少年风发都像是为了衬托旧案的残忍和复仇的必要。

我总觉得情感应该更聚焦一些失去的不可抵抗,个体的悲伤也不需要承担那么多东西,萧景琰和霓凰完全可以以私人的情感怀念它,完成“洗雪”的愿望也可以是单纯出于,我不相信他会谋反这种私人理论,上来就谈什么家国悲歌、皇权颠覆,有点失真……

我倒是很想看到他俩陷入一种,洗雪和林殊“复活”只能选其一这种两难的局面,(当然这对于他的人设来说不可能)到底选哪个,或者说翻案了但林殊没回来日子到底怎么过下去。(虽然最后萧景琰还是守着江山熬过了一生)

也可能是我自私没太能理解这种巨大的愿望究竟能不能比过对一个人的思念。或者说他们本身就混为一谈。

不懂为什么自己看着右下角的500限额会莫名慌乱,其实平时碎碎念也根本说不满……像做题时限制的格子数目,明明挨不到,还嫌给得太短了。

:0000:

表情很可爱,喜欢,总错觉这种身子比较完整至少有个半身像的表情显得更活泼而非呆萌。全身表情则像五禽戏。

草木 boosted
今天吃烤鱼,鱼的肉质很好很紧实,感觉它生前应该很健康,说不定度过了比我幸福的人生

白日是漫长的沉默和无尽的黑夜。

9KB

一个自由、开放、多元、包容的中文 Mastodon 社区。Mastodon 是一个建立在开放式网络协议和自由、开源软件之上的社交网络,有着类似于电子邮件的分布式设计。